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个人随笔 > 正文

80 后这一代的“社会”人,30 年后的社会角色或说人生轨迹是怎样?

2014年04月13日 个人随笔 ⁄ 共 710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566 次

有这几个方面的思考
:离职或失业后的待遇,是否会有升职瓶颈,80后在50岁时,是否会成为中产阶级,其未来的职业轨迹是稳定且富有安全感的吗。 这个题目比较泛,不必讲年收入较高的特例,仅泛指大多数现役的青年职人。今天下班挤在电梯里,身边是汹涌的白领大军,不禁有所想,问的不专业,海涵。
-------------------------------
感谢大家的回答,总体来看,悲观的多,乐观的少。
我在细化一点,就简单来说,我们现在大多数所从事的工作,会安稳的坚持下去吗,目前我接触过的民营企业,很少有15年以上的。
那么是否意味着将来还会出现不断的跳槽。
那么我们的收入会不会在这种变动中,有所突破,因为我们了解到,一个企业进入管理层的永远是少数,剩下的人,30年时光过去,我们所能达到的薪资阶级,会有很大的改善吗。
我们会不会卡在目前这个阶层,甚至下滑。

80后

这个问题很大,先分开来从几个方面来说一下社会现状。
-1、社会阶层固化
在一定的社会时期内(这个时间往往还比较长),社会资源是固定的。现在的社会资源基本在一些60后,70后及部分80后手中。很难再回到普通民众手里。有多少人飞黄腾达,就有多少人无以为家;有多少人日夜笙歌,就有多少人露宿街头。

2、上升渠道基本被堵了
也许你在外面累了,想回家安稳点,但是你回你们县城去考个公务员、考个老师当当。你会发现,没有一定的渠道人脉,有时候就算你能力强,你也不见得能进得去这些事业单位。
更悲哀的是,如果你不足够努力,你还会下滑。你一年不上班试试,就你那点钱,保证活不下去。

3、新生行业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持
也许像近几年的移动互联网一样,未来会有新生的行业。但是现在通讯如此发达,出来一个新的东西,一下子所有人都会知道。跟风模仿者何其多。就算你抢得先机,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源作为支持,你很难做大做强。然后眼睁睁的看别人把它做起来。

4、靠劳动收入,永远会处于一个收略大于支的状态(排除不善理财乱花钱的)。

所以,或许到了四五十岁,你我依然还是这个城市里来来去去的一个普通人。

-
可能上面说的,给大家传递负能量了,可我只是说出了现在的社会现实。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努力成为更好的人。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到目前为止,我的人生平淡无奇,没有曲折妖娆的故事,没有跌宕起伏的经历,但我不妨说给各位听听,一起共勉。
-

2012年夏天毕业,在上海,一个UI设计师。

我 刚毕业的时候,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公司做前端静态页面,连前端工程师都算不上。月薪3.5K,刚好温饱。这期间,我想提升自己,但是不管怎么努力,JQ、 JS、PHP等这些真正涉及到前端的东西怎么学也学不好。我想,在我付出很多努力的情况下,我都不能有所提升,我或许真的不是写代码的料。在后来,我慢慢 的发现自己对设计很感兴趣,而且略有天赋,于是开始自学设计。身边的小伙伴打dota的时候我在学设计;他们出去旅游的时候我在学设计,他们周末逛街的时 候我还在学设计。我看了大量的优秀作品,不断的练习,并提高自己的眼界。那年秋天即将冬天,我觉得自己可以胜任设计这个工作的时候,我离职了。

作 为一个写的一手兼容性很好的页面的设计师,很快的我找到了第二家公司。月薪6K。我开始专心做设计了,不过我只是想把这家公司当作跳板,我需要实际的项目 来锻炼自己的设计能力。但同时,我也在继续关注前端相关的知识。在我设计水平不断提升的同时,我居然也能慢慢的写一些网页效果了。这个时候我觉得我或许能 到更好的公司试试。于是,那年夏天即将过去的时候,我再一次离职了。

很快的找到了第三家公司,就是现在的公司,月薪1W不到。部门经理以 前是猎豹前端组的负责人,开发者组长跟产品经理来自新浪,营销策划组的组长来自阿里。而我的设计总监曾经是网易云笔记的负责人。这些人都很牛逼是不是,如 果不是我不断的提高自己,而是日复一日的混日子,也许我一辈子也没法跟这样的人站在一起共事,一起愉快的玩耍是不是。在部门里,我只是一个做UI设计的, 默默无闻不起眼但我知道我对于他们同样也很重要。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接触过APP设计。因为现在项目的需要,我花了一个多礼拜的时间去了 解安卓和IOS的设计语言和规范。而我的设计总监把这个安卓版的设计交给我。这是对我的信任和肯定,我知道这同样是我努力得来的。若我止步不前,不去学习 APP的设计,总监不可能把整个安卓版的设计交给我来做。

从在学校里学习开发,到刚出来的时候做前端,再到现在做UI设计,我一步步的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而我自己的价值也在慢慢的实现着。

作为一个毕业不到两年的人来说,我对目前的自己还算满意。而且我觉得我的工资在同批次的人当中,也算看得过去的。而我更清楚的是,我还年轻,未来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即使二三十年后的日子只是今天重复昨天,我也能活出不同的精彩。

虽然我也一个人每天挤着地铁,来去匆匆,偶尔加班,周末一个人看电影,过着再也普通不过的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痕迹轻到一阵风就可以抹去。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在那些飞奔而来的日子里,藏着精彩和等待,会在未来的某些日子里,不时的跳出来给我惊喜。

我的事情讲完了,很普通是不是。普通到你看完就可以忘了。而与这个故事有关的或许只有那些看似与你们无关的故事了。但这就是每一个普通人最真真切切的生活。

-

社会纵然已经如此,我们更不能自暴自弃。人可以没高度,但不能没厚度。一口吃不成胖子,我们可以慢慢来,一点一点进步。等到我们四十岁五十岁,纵然我们还是一个普通人,但我们必然会成为一个有厚度的人。到那个时候我们会有车有房,丈夫顾家,妻子贤惠,儿女孝顺。

一个人发的光或许照不亮全世界,但是只要能照亮身边的人就足够了。我们用尽所有力气,也不过为了做好一个人群中发光的普通人。

-
经历尚浅,阅历不足,惶恐答之。
以上。

苏莉安,文青眼中的技术宅,技术宅眼中的流氓,流…

现在是2014年,不过我想先从30年前说起,也就是1984年的时候。那时候几乎没什么“职场人”可言,有的只是公务员、国企工人、事业单位职工、当然,最多的是仍然被拴在土地上的9亿农民。
1984年时,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会想到接下来30年间发生的这些事情:
两年后,第一家国有企业破产;
五年后,一场动乱影响了此后二十多年的国内政治格局;
八年后,邓小平南巡导致改革开放的又一轮高速前进,几十万公务员下海,民营资本开始壮大;
十四年后,东南亚经济危机后,国内经济开始快速转型,国企改制、教改、医改、税改逐步影响着生活的每个方面;
十七年后,911事件给了中国十年宝贵的发展时间,这十年里,垄断国企、出口产业、制造业、能源、通信行业等以惊人的速度狂飙,一举把国家拉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
二十八年后,城市化进程已经达到50%,被急速推升的不仅仅是房价,还有就业岗位的数量,以及带来的观念冲突、环境问题、能源问题、埋下无数隐患。
三十年后的今天,当年的年轻人已经在退休边缘,尚且年轻的我们在想象下一个三十年。

过去的三十年里,很多事情、很多职业、很多观念都彻底地变了:
公务员起初是铁饭碗,而后被鄙视为不上进不赚钱,仅仅过了十来年又变回了抢破头的金饭碗。
做小生意曾被视为不务正业,后来一个个穿金戴银地发了大财,但时过境迁,纯民营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傍政府才有甜头成了共识。
老人越来越多、生育率正在走低,出口行业的老板们焦虑地盯着人民币汇率,年轻人还在继续流向大城市,不在乎这里的空气和交通有多难熬……

不是我不愿设想将来,而是三十年足够把一个行业从巅峰到谷底用力抛个两三次;或者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经过短暂辉煌之后再无后继。
过去三十年里,曾有无数人在剧变中被成批地抛下,如90年代的下岗工人、08年后东南沿海的加工企业、一身伤病回家养老的农民工、08年后才开始炒股的股民……
也成就了不少抓住机会的精明人,比如改革初期的倒爷、互联网泡沫时的大忽悠、做政府项目发家的小老板、几年前个个月入过万的北京房产中介销售、一上市能分到几百万的互联网公司前台……
忽然想起几年前房屋70年产权问题正热时,亲耳听到有位买房的中年人很豪气地说出这几句话:
“谁管它70年后的事?70年前有新中国吗?谁知道70年后共产党还在不在了?”

我今年30岁整,有家室有车房有一技傍身,但依然常感到生存危机。身边有人发了财,有人当了领导,有人十年如一日,有人混得不如意。我自己野心不大,发大财的事想也没想过,理想仅限于职位和收入稳步上升而已。
但这也不是喝茶看报聊天能做到的,别说我不行,就连最稳定的公务员也不行。要知道,只有4%的公务员能在退休前升到处级,剩下的这辈子最多落个稳定,想一直向上可没那么简单,很快就会遇到天花板。
金饭碗尚且如此,其他行业就更难说了。
如果是在一个缺乏变化的国度里,大部分人会原地踏步过着普通的日子,少数人会爬到比自己原本高一层甚至两层的阶级,更少数人会抓住机会一步登天,而一些懒惰不走运或投机失败者会掉到下层并且难以翻身。
但接下来三十年的中国里不是这么简单,有可能遇到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机遇和挑战。
同样聪明努力的两个人,可能一个青云直上,另一个原地踏步多年甚至因外界环境剧变而只能更换行业从头开始,然后平庸地度过后半生。
同样混日子的两个人,可能一个当上小主管然后安稳退休,另一个赶上失业裁员找不到原先档次工作只好干体力活、打零工,省吃俭用过晚年。

这里没有什么成功学的建议和暖心的鸡汤,只是很实在地建议一下:
开拓眼界,能让你在海上发现风雨欲来的前兆;
努力上进,能让你有力气把小船划到风暴之外;
就这些,愿诸君三十年后能变成自己期望的样子。

姬轩亦,先为力胜,其后智胜,其后道胜。

中间阶层会大幅度膨胀,这是朝廷在特定时期用来收买可能反对者 的惯常手段。高校老师,公务员,国企,等等一系列朝廷认可的基本盘会继续膨胀(你能想象某师大给挖过来的老师一人一套房么,没错,我说的是给,given as a gift,),背景是——经济在快速发展,不把这些人收买到自己怀里,迟早引发不可测事件——关注基层公务员因为工资过低而叫苦的新闻吧。那些处于经济高速发展领域的企业,就必须为朝廷的稳定做贡献——收税,继续收税,即使暂时下降税率,暂时过紧日子,那也是相对的,或者是大盘不好了,或者是收过头了,必须养猪,当下是兼而有之。

是稳定压倒一切,而不是经济数据压倒一切,经济只是手段——房价仅仅是收割手段中最平常的一种——如楼上某位仁兄所说,让人民过于富裕和有头脑是危险的。

所 以,未来会处于这样一种危险的均衡中。那些天天锻炼身体,每天努力工作的人,尤其是在外企和私企的人或者创业者,为这个危险的均衡做出了杰出贡献(你见过 凌晨四点的北京么,其实这不过是逆水行舟和不进则退,站在黄河岸边会自然感觉到这种生存方式的不妥当,当然,同舟者有义务相互取暖,即使相互撕咬仍然占了 大部分)。三十年前,刚刚开展的市场经济让大量企业成长起来并制造了本来应该由大一统国家承担的服务,三十年后的俞敏洪只能感叹天花板比黄土地更让人感到 无情——GDP增速已经过了最高点,目前强调不以GDP论英雄不过是借坡下驴,不以经济论英雄,以什么标准论呢?呵呵,这是个漫长而有趣的童话,虽然并不 陌生。

吴晓波饱读了两千年的中国经济史和三十年的中国企业史,却仍然诉求于商业社会伦理而不是政治伦理——激荡三十年的所有事实有着明确的脉络,弄清这个脉络后,我心里质疑着他在微博上和演讲中的意见。

当然,不是说就没有机会。中国的二线区域,城市化才刚刚展开,但是这种机会无法和三十年相比,因为在二线城市发展的进程中,得利最大的一定是一线资本——白手起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腾讯阿里和百度起家的时代,和现在的严峻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当然,不是说就没有机会。

刚 才已经说到,不以GDP论英雄,或者说,不以制造业论英雄,关停落后产业,那替代品是什么呢?文化产业,游戏公司,民间和官方智库。这个领域空有资本,但 在总体人员素质上奇渣无比,一块价值洼地正在出现,虽然是比较悲哀的价值洼地——只有经济不好的时代,人们才更乐意去看电影,打游戏和读书,这是嘴炮党的 福音,虽然凄凉,可能唯一。

陆贞传奇,写的真好啊,呵呵。这都能挣钱,还犹豫什么呢?被经济增速低迷所困的大部分人正需要温柔和猎奇的滋养,沾满毒液的毛笔胜过一千只杜冷丁(对了,西方最流行的两本书,两年前是暮光之城,两年后是格雷的五十道阴影)。

什么是价值洼地?经济高速发展引发的头脑空白就是价值洼地——洗这些人的脑实在是轻而易举,他们既不崇高,也不相信崇高,物质的满足感迟早要让位于精神,问题是,要让位于妖艳的精神。

一般来说,这是一个经济大周期的后半阶段,虽然依旧精彩,就像东汉不亚于西汉,晚唐的凄艳丽于盛唐。

enjoy.

西 部在wz天天闹革命的情况下,南疆的铁路修不起来,所谓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我们这代人多半无关——看汉,唐,清对西域的经略就会明白,中央政府总是优先 经略南疆和河中地的农耕区,但是目前的这两个地方都中了毒,随手拿过一份报告,河中地区的极端组织就比比皆是,想要喂饱所有人,不太现实。普京大帝正在用 生命的全部维持帝国的余晖,在他死之前,中亚要是能顺畅地建立以中国为核心的贸易区那叫见鬼。我不信俄罗斯在不打仗的时候仍然具有前途,但我相信普京不死 毛熊就仍不老去——他以为自己是成吉思汗,实质上不过是瘸子帖木儿。

但即使这样,在有生之年保证俄罗斯在中亚的存在还是绰绰有余。

顺 便说一下网络业,大部分盈利的公司照搬了西方的创意,我们依附于西方的头脑(唯一例外的可能是360,这是中国式的原创,当然是凶残和无底线的原创,虽然 我喜欢),问题是——我不知道网络时代的洋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还能玩多久,什么时候玩完?总会玩完的,而且——随着这种模式的成熟,后来的复制者想要独 立生存就不太容易了——三巨头资本化以后尤其如此,优酷土豆要卖给谁来着?

我相信还会出现独特的,完全独立于西方创造体系的新模式网站, 但是。。。这仍然和文化产业和本土文化背景是密不可分的,这是最后的蛋糕,保利已经优先吃下了艺术品交易和电影的一部分,中信还未有动作,但我觉得上头不 是没有考虑的——能够赢得被资本招安的权利,对于挣扎于创业和打工之间的这代人来说就是最大的胜利了,非核心资本想要染指或者洗白上岸,呵呵,反三俗民警 注视着你们。当年百度刚一傲娇,焦点访谈快速跟进,袁宝jing手上的古龙水和警犬的混合气令人回味,柳传志说在商言商,王石这个另类表示自己有失去一切 的勇气,大致如此,他们当然明白,他们是怎么发展起来的,那是。。。许多年前的故事了,只有刻舟求剑的蠢材才会觉得仍然动听。

当然,我是站在西山顶观察的,看到的不够细,所以这所谓最大的胜利,也逃不脱无趣的味道。资本的等级,往往比神权和政治的等级更加森严——因为资本可以量化。

以上是一只没睡醒喵的胡言乱语,刚刚去拜谒过某位早逝的同学,没有逻辑,纯属零敲碎打,没有节奏,也不具备美感。

举国皆唱苏柳词,多么甜腻的景象啊——香风染红袖,佳人懒梳妆,前三十年是森严的武库,后二十年是突然奔放的河流,最后这十五年则是堤坝的猝然建成,改革开放摧毁了敬畏,顶点是某风波,之后的收紧和中间阶层膨胀又摧毁了自由意志,剩下的是什么呢?

任何背叛,都要付出代价。

想要给混乱的头脑注入美丽的种子,毕竟是不太困难的事情。

诶,我怎么这么严肃?

采铜,今天只能回复一部分私信,明天继续回,感…

@朱炫 老师的这个问题太棒了,作为一名80的打工仔,我也想简单说两句。几年前我曾经在孙立平老师的一本书看到了一段话,印象非常深刻。他是这么说的:

90 年代中期在法国访问的时候,我们曾向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图海纳(TOURAINE)提出一个问题:法国近些年来社会结构最重要的变化是什么?图海纳的回答 是,从一种金字塔式的等级结构变为一场马拉松。他的意思是说,过去的法国社会,是一种金字塔式的等级结构,在这样的一种结构之中,人们的地位是高低不同 的,但同时又都是在同一个结构之中。而在今天,这样的一种结构正在消失,而变成一场马拉松。今天的法国,就像一场马拉松一样,每跑一段,都会有人掉队,即 被甩到了社会结构之外。被甩出去的人,甚至已经不再是社会结构中的底层,而是处在了社会结构之外。他认为,现在法国还在继续跑下去的只有四五百万人,其余 都是掉队的了。坚持跑下去的,就是那些被吸纳进国际经济秩序中去的就业者。

图海纳所说的这种现象,实际上也正在今天的中国发生。

这个马拉松类比让我无法忘怀。以至于当我看到如果兔子都在拼命奔跑,是什么给了作为乌龟的你前进的动力?这个问题时,写下了一大通悲观的话。当时很多人觉得我在胡扯,我却想,没有走出过校门的人,就像温室里的花朵,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残酷。

我又联想到好多年前,阿里的B2B公司香港上市时,有报道说,马云在担心员工们凭股票致富了以后,没有了好好工作的动力。于是我忽然领悟到,员工收入太高对公司其实是一种威胁。

所以,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挥动之后,产生的一个必然结果是:大多数人都永远处在一种“吃不饱”的状态,确实工资总是会涨,但是涨的幅度永远比不上必须要消费的涨幅。这种“吃不饱”形成的张力像一根无形的鞭子,驱使着大家不停地、拼了命地往前跑。

但,仍在跑的人尚且是幸运的。就像马拉松模型所昭示的,很多人连跑的资格也没有了,他们被逐出了比赛。 @苏安的答案很真诚,他的故事非常有代表性,在大城市的任一个角落里,我们都能看到这样的人,重点大学毕业,优秀、聪明、上进,但是拼尽全力也不过是不被这个高速前进的时代所抛弃

原文地址:http://www.zhihu.com/question/23280992
猜你喜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